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签约诗人邓安娜微小说 : 夏青的两次婚姻和那段没有说出口的爱恋

陈金凤 2020-12-28 22:50 原创 218 11

    夏天的傍晚,夕阳初下,厂区的人们吃过晚饭,三三两两走出楼房纳凉,他们有的沿着河边走,有的在田园中间那宽阔的水泥道上漫步,有的在学校的大操场遛圈。
鈡秦站在两撞楼之间的那道宽宽的水沟边,他的一件白衬衫扎入皮带,修长的体型被完美的衬托出来,他轮廓分明的脸,一双知性的眼睛含着一种深情。
  淡金色的夕辉从那棵高大,枝叶茂密的梧桐树投下来,几缕金辉洒落在他身上,勾勒出一种特别的味道。
   青年男子俊朗迷人的样子,就像一幅画。
  水沟里的水清清亮亮,潺潺流淌流淌着,晚风带来些微凉。
  他在等她,他在等夏青。
鈡秦与夏青同在单位一栋办公大楼上班。
  夏青是个离婚的女人,她带着一个孩子。然而秦鈡第一次见到夏青就喜欢上了她。
  夏青后来也爱上这个英俊,气质儒雅的年轻男人,他们两人在心里默默的相爱

然而他们从未有过交流,只是在心里感受着彼此。
此时,鈡秦并不能确定是否会看见夏清。

夏清晚饭后也带着五岁的女儿下楼散步,她们母女二人拐过另一幢楼,沿着水沟方向走去,在数米之处柺弯,去哪个大操场。
然而夏清以往出来散步都是分别走另外两个方向的。仿佛心灵有约,夏清今天走了这个方向

    她一眼看见秦鈡站在那里,她心升起一种美妙的感觉,她牵着女儿默默朝前走,秦鈡看见了们,就跟随他的方向走去。
广场上,一些男男女女在高大茂密的树下乘凉,一群女孩子看见秦风出现,就围上了他。
近期厂里安排秦鈡在给准备晋级的人员补课,她们借故问题目,趁机跟帅哥搭话,秦鈡心不在焉的跟他们搭腔,眼睛却朝着夏青的方向,渐渐,夏清走出了他的视线,带着女儿走向河边散步去了。他被女人们缠着不得脱身,心里有些失落。
    秦鈡第一次见到夏青时刚大学毕业,那时他同一批毕业生配到单位,夏青的科室举办迎新茶话会,那时她的女儿刚满月,刚出月子的她,身材仍是之前那般苗条,只是皮肤比之前更加白皙水嫩了,另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长形会议室坐满了人,她给他们端茶,她将一杯茶放在长条桌一位新来的大学生面前,秦鈡坐在后面,顿时他被眼前的这位女子的模样气质所吸引, 他的眼睛默默注视着她, 他神情中带着些羞涩,夏清虽然没有正面去看他,但她感觉到了,她没在意, 因为这对她来说是很寻常的事。
   对于男人们投来着的目光他早已习以为常。

   这以后,每当在路上遇见,夏青都会感到他的目光。那时,秦鈡通常与同事们走在一起,夏青也就减少了那份尴尬,因为自己有家庭,那时她没在意。
  
   夏清在厂里是大家公认的美人儿,她皮肤白皙光滑,眉清目秀,好看的瓜子脸,嘴唇红润饱满。
   她是个性情孤高的女子,她喜欢与大自然打交道,她喜欢音乐 ,还有舞蹈,而她最喜欢的是书籍。在他满满的书柜里,有很多中外名著,和诗集,有巴尔扎克,雨果,普希金,有红楼梦,西游记,有郁达夫,张爱玲,有艾青,等等,她视这些书为珍宝。工作之余她就去与哪些文字亲近,在其中畅游。
   许是看书看得多了,她潜意识中将书本与周围的人和事相比较,她觉的周围的人俗不可耐,由此她与他们格格不入。为此夏清是出众的,她自有一种清丽脱俗的迷人魅力。
    夏青年轻时是男人们追逐的对像。她曾在火车上被画家当做模特,一次她与两位同事出差,列车驶入夜色,时值春夏之际,有些热了,她他脱去外衣,露出一件胸前秀着一束小黄花的红色毛衣,她用手托着腮帮看着窗外的夜色,一位青年画家来到她的身旁,画家被他的优雅美丽的样子吸引,就在她的座位对面为她画了一幅肖像。
夏清离婚后同样不乏追求者,一次,有个帅气的高个子男人到她家来问她“为什么不喜欢我”而她对他根本不了解这个男人,她无语。这个男人是省里来视察工作时见过夏青一次。而夏青对他不了解。有人给他写一大摞求爱信,他置之不理。
   由于太挑剔,二十七八了,夏清还没有遇见他理想的男子。身边同龄的女孩子都结婚了,或者有了男朋友,而夏青心气高,单位上一般的她看不上,周边县份上的,別人前后给她介绍了两三个 ,夏青都觉得与自己不是同类人。她觉着看着就不顺眼。觉得一个个都是 那么粗俗土气。
   
后来别人又介绍了范见,一个中学教师,当时夏青觉得他是有知识的,人看上去有几分文人的样子,长得脸方嘴阔,身材有点五大三粗。
   那个夜晚、他同范见从介绍人家里出来,在公路上,他白色的衬衣被月光映着,散着迷幻的光,那一刻,夏青有些心动。
 她是个感性的女人。

  同他相处时间不长他就占有了夏青。
  那天,他将她从家里约她出来。他说,”找个地方坐坐”,于是把她领到了一家路边的旅馆,在那里,他占有了她。
   婚后,发现他们性格格格不入。范见来自农村,是个家庭观念淡漠,对妻子冷酷的男人 
   他常常在外面喝酒,半夜才归家。夏清生孩时,夏青的父母将她送到医院 范见来医院看了一眼,就消失得没影了。

  夏清一个人躺在产房里,看见別的产妇的丈夫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床前端汤奉水,唯独自己孤零零的几天几夜忍受着产前阵痛的煎熬,直到孩子产下来。对于这件事,夏雪想着就寒心。
  
   一天晚上 两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们一人坐一头,夏青扭头看他时,顿时感到他的猥琐的样子令她非常反感 心心头陡然生出一种厌恶。 “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人”她心里想
后来,在一个晚上,他像通常一样很晚都没回家,那时,女儿两岁多,她半夜睡醒来到外屋 ,看见帮他们带孩子的他那跛脚的体型如肥胖的藕节的表妹倚在他身上,将他的阴茎往自己那里面塞,当时他还在酒醉中。
夏清看到这情景 当场气得发昏 ,她大脑一片空白,感到一阵作呕,她当即赶走了他的表妹。
第二天,她决然的提出了离婚。
  
  那时,她感到自己那么柔弱无助。她感觉天要塌了,成天裹在被子里不出门。

  夏清渐渐从婚姻失败的打击的伤痛中缓过来,独自带着女儿生活。

  此时与她第一次见到鈡秦,已经过去了几年时间。此时的鈡秦变得成熟了,更具有一种迷人的男人魅力了,他仍然对夏清一片痴情,

   鈡秦知道夏清离婚了。
他心里感到一种欣喜,感觉自己有机会追求她了,于是便找机会接近她。
   
  下班回家的路是开篇提到的那条水沟,左面右面是都可以到家。通往左面走过几幢楼在一个宣传栏的下方有一道水泥台阶 ,附近有村人在那里卖菜,菜自然十分新鲜,有青油的小白菜,紫色的茄子绿色的豆角小葱,蒜苗什么的。下班时一些人会在哪里聚集,买买菜,互相说一会话。他知道她有时会绕道在这里买菜,他下了班就去那里等他。
 夏清下班了,她走出办公楼,隔着一段距离就看见他在那里了 他站在那里朝她走来的方向,眼睛看向她。

他在那里等她。
   
   鈡秦是夏清喜欢的那种类型。高高的个子,样貌英俊 她更喜欢他走路时低头仿佛在沉思和带着淡淡忧忧郁的神情。
   
   来到卖菜的地方,她问价买菜时,秦鈡走过来,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傍,在他的身边等着 不说一句话 夏清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女人,她明白他的心,虽然彼此从未有交流。

   她买菜他就站在她身旁,她心里的感觉很微妙。她在心里享受着这种维妙甜蜜的感觉。
   
  夏清属于性格内向的女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 ,在最初彼此还没有敞开心菲向对方表白时间里,她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女孩,纵有千言万语,她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而鈡秦也是如此,但是他觉得每天能看一看夏青,能有片刻的时光守在她的身旁,内心也感觉到一种甜蜜。
   
     一个初夏的下午,阳光在梧桐叶上闪闪发亮,空气中荡漾着浪漫的气息,夏青从厂区对面的小学接小学一年级放学的孩子回来,她将女儿的小书包搭在肩上走到办公大楼一侧那个操场,撇见他站在对面的台阶上,身傍站着另外一名同事,她无意间间看过去,刹那间,她与鈡秦,他们的目光相撞在一起了,嚓!嚓嚓,仿佛一道电光划过,那一刻,感觉世界已经化为灰烬,只有两人的心融汇在一起……这一刻成为了他们爱情永恒的标签。

  夏清一向喜欢早锻炼,这个习惯保持了多年,这不仅可以保持每天精力充沛,保持体型匀称',还能使皮肤红润有弹性。
这也是她保持美丽的秘诀。
  夏青通常是在学校那片有一圈高大的梧桐树,和绿茵草坪的球场跑步做操。
   秦鈡没有早锻炼的习惯,他每天学习到很晚才入睡,醒来已经快到上班时间,匆匆洗漱,去食堂吃过早点就赶往办公室。
   秦鈡的宿舍就在操场附近, 有天早上 他起得较早,看见夏清在做操。第二天便在操场等她。夏清起床后,匆匆洗漱跑下楼,向操场跑去,快到操场时看见鈡秦 站在那里,面对着 她跑来的方向,神情满是期待。
操场的梧桐树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是那样生机勃勃,草坪散发着清香。
她跑上去,对他说一声“早”他看她的眼神流露着一种深情,但他没有说话。
夏清跑开去,秦鈡跟在她身后,就这样他们一前一后的在操场跑着……早晨时间紧,夏清跑了两圈就回去了。“”再见,”她对秦鈡说,秦风没作声,他的目光看着她渐渐消失在楼群之间。
一天上午 秦风在办公室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他心里想着夏清,这些日子,他只要空下来,心里全是夏青的影子,他想去看看她。

他今天穿了一件新毛衣,是他的姐姐给他织的。花样是时新的几何图形,颜色也是时新的浅豆汤色,他想,自己穿上这件毛衣一定很帅气,他想让夏清看看自己穿着这件毛衣的样子。他脱去外衣挂在办公室,走上楼去。
秦鈡从一楼爬上四楼。
  
   夏清在办公室整理一份材料,这时科室里的领导不在,其他人都不知跑到哪里聊天去了,办公室很安静。夏青埋头整理资料。夏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抚摸着她白皙秀气的脸 ,此时,她的脸仿佛一朵好看的玉兰花。

  秦风来到夏清的办公室,办公室是一个三套间,室内静悄悄的,外间没人,秦风有些忐忑的进入第二间,见夏青背着他正在伏案写着什么,秦枫走到他的桌旁 ,
“打个电话”“ 秦风轻声说到,这是秦风即兴想到的小小计谋。
”你打吧”她没抬头,温柔地说到,她眼角的余光她撇见了是他 ,撇见了他的新毛衣,这是她从未见他穿过的。那时,她的思想集中在工作她没有停下手中的笔,继续写材料。

秦风并没有打电话,他站立片刻,看了一眼埋头写东西的夏清。没有说话,他怕打扰他的工作,怀着一种失落感,悄然离开了。

夏清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过后他想,自己为什么不停下手中的笔,同他说两句话,她心里清楚,秦风为她而来 ,她想,秦风穿这件毛衣的样子真帅气,他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想 ,自己要是能亲手为秦风织一件毛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秦鈡有时夜里十分强烈的思念着夏清,他渴望吻她的唇,她渴望抚摸她的身体,他渴望吻遍她每一寸肌肤,这种渴望非常强烈地控制着他 ,仿佛要喷出火焰,他血脉奔涌,大汗淋漓,
人是会有一种心灵感应的,尤其是相爱的两个人
秦鈡对夏清的想念,夏清感应到了,这种感应与秦风相连,也很强烈,仿佛秦风就在他的身旁,她呼吸急促,心跳图片加速,,”秦风,秦风”…她动情的一声声叫着秦风的名字…妸…妸…她轻轻的呻吟,她幻想着用指尖轻柔的抚着他的身体……
夏青有时想到自己的条件与钟秦存在的悬殊,一个年龄比他大七八岁又有过婚史 ,现在离婚又带一个孩子,而钟秦年轻英俊 有前途。面对他,夏清感到不知所措,有时她就仿佛面对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然而秦鈡爱自己,自己也深爱着他。夏青曾在心里想,为了这份爱,她愿为秦鈡付出生命。
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夏清不想放弃。
夏青内心一直保存着一种小女孩的天性,一片树叶,一只小虫子都会引起他的兴趣。
她想出一个小女孩的计谋,就是给他递纸条,一天,她趁他办公室没人,就把一张纸条放到她的抽屉里边上面写着”今晚十点在学校的梧桐树下见面”
晚上,她把女儿哄睡着了,就朝自己纸条上写的地点走去,她不确定秦风是否看见了纸条,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不安的走去,那时,天下着毛毛细雨,但不知为什么平时那里是有路灯的,现在却没有开着,周边的灯光射过来显得隐隐憧憧,有些怕人。她定睛仔细在看看,没看见那里有人影,于是便掉头回去了。其实那两天钟秦出差了,回来才看见纸条为这件事,他心中十分懊悔。这次他们又没牵上线。

她想过去他的单人宿舍找他,她设想着见到他的情形,她见到他,他感到很惊喜,她们四目相对,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走向对方,然后他走到她的身旁,她猛的扑向他的怀抱他们紧紧拥抱……她这样想着浑身燥热沉浸在一种幸福中,然而他却没有勇气这样去做,

    秦鈡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觉得眼前的工作没什么发展的空间,他不想平平淡淡的度过大好光。
   通过刻苦自学,他拿到了律师资格证,他决定去外面闯闯。
  他爱夏清,也因了夏清也是一个有个性有追求的女人。
  那时秦鈡参加自学考试时,曾经和夏清在一个考场。那是一个各专业混杂的考场,秦风考法律,夏清考中文。当时秦风坐在夏清的后面两排,夏清很早就交卷了,秦风的目光投过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想“这么早就交卷了”“”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
   对自己所爱着的人,他对去留踌躇不前,为爱情和事业两难的境地,对于夏清的沉默,感到有几分无奈,有几分伤感。
  男人以事业为重,考虑再三,他横了横心,他决定出去看看再回来找夏青。那天晚上夏清在家里拉小提琴,秦风一直站在下面,她听着夏清拉着一曲《梁祝》仿佛是在为自己送行,此时一种伤感袭来,他不知道自己此去一别是否还能见到自己心爱的人。秦风一直站在哪里,很久,很久。直到夏清的窗户熄灭了灯光
   他抹了一把不自觉的流出的泪,转身离去。
秦风走了
那段时间里夏清寻不见鈡秦的影子,她像丢了魂似的四处寻找,办公室,路上,都没有了他的身影他,他竟然从别的青年男子身上看出他的样子 。后来她暗暗从他办公室一个同事那里打听到他去了他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她不知道他是否还回来。对这,他的同事也不清楚。
 
   见不到秦鈡,夏清感到一种孤独和忧伤 。
   在A市的一位朋友乔迁新居,发来请帖,她将女儿托给父母照看 ,就去了一趟。
   由于担心误了第二天上班,夏青赶了10点的晚班火车,有
朋友夫妇将他送上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便回去了。

    这趟列车旅客很多,车厢旅客全坐满了,夏青有幸找到了一个边上的位置。
  列车抵达她的站行程4小时。
  她坐得累了,站起身靠在座位边上。
   列车在黑夜中行驶,车厢內弥漫着一种温暖的气息,旅客们神情安然,有的在轻声聊天,有的在想着心事。仿佛一个和谐的大家庭,这种气氛让她有些沉醉 ,她真想随着这趟列车一直走下去。

   正沉浸在这样的心绪里,忽听得一名男子的声音在身后说“这里有人坐吗” ”有“ 她回头,”随口答到。于是看到一名中等身材的青年男子便朝她的身旁走过去。

  火车到站已是深夜两点多钟。
   眼前的车站一片漆黑,只有车厢透出的灯光微弱映着站台的路。夏青怀着惶惶然的心情下了车,这时隐约看见有两三个下车的旅客朝列车相反的方向走进黒暗中。她正要快步赶上去走与他们同行,忽然听得身后有个男人的声音高声喊到“等等我”
   扭头看去,男子正从车箱往下面跳,正是在车上问座位的那名男子,她本能的停下脚步,男子来到她的身边说,“是你呀,你去哪里?“我去溪县”我也去那个方向”, 说话间那几旅客个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继而消失在黑夜中。
   此时,一种孤独感袭来。
   现在,只剩下她和这名男子了。不由她去多想,只好与这名有一面之缘的陌生男子同行了,凭直觉,她相信眼前这名男子不是坏人,况且 ,那几名旅客走的方向不一致,如果与他们一道,也不知道会走到什么地方去。她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同他一道横跨过铁轨。
   这是由一条一条铁轨连成的一大片铁轨道。在这深沉漆黑的夜里,这片铁轨显得那样阴森森的。
 
  此时,天下着毛毛细雨,漆黑的四周悄然无声 ,这使夏青心里有些恐惧。
  同他高一脚低一脚的踩着枕木,横跨过铁轨,身旁的男子不停地说什么。“”哎哟”一不小心,夏青的脚崴了一下身体向一边歪去,他要去扶她,她拂开他的手,还好脚没事,只是有点轻微的疼痛。
   他们继续走着,好不容易过完了铁轨道,走过一截一面是几家小店一面堆着垃圾的空地的小经,又过一段泥的污横流的街来到正街上.,只见街上一片昏暗此时人们都已进入梦乡有几户人家窗口射出的灯光隐隐憧憧的映照着街头。  

   夏青一心想回去,“看那边有车没有”他说
   朝街中心走一段,见前面街两旁排着几辆车。有一辆车突突突的响着,两人走上前去,见没有人。又掉回头
   二人茫然的走着,见有一户人家亮着灯光 进去看是一家旅店。这家店看来是十分了解列车时刻表,而特意为旅客留灯的。
只有住旅店了。两人走到旅馆问店,她急切地问到“有住处吗”?“有”回答让她安下了心。在前台登记时,男子没有登记 他对前台说,“我要回单位”  
   登记完后,夏青打来热水在大厅泡脚,他蹲在她的面前”。含笑,看着她洗脚?此时,她 方才看清他,二十八九的年纪,五官总体给人一种平常的印象,有些显踏的鼻梁 显得能说会道的薄嘴唇,。“她看着他头上有一层细密的雨珠,感觉有几分沧桑的味道。你回去吧” ,”“我等一会回去”他回答说。 

  他陪 她来到二楼的房间,取出钥匙开门 ,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旅客,只有七八张床在其间孤独的张着眼显出一种和无奈,夏清心里感到一种悲凉,“你回去吧”她说,他拨弄着门锁,检查一下是否有问题,说到“把门反锁好,有什么事叫服务员,那我就回单位了”。走时他向夏青要了电话号码 ,说•“”我叫钱向”于是便离开了旅店。他走了半个小时的夜路,回到单位。

   夏清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明天在哪里坐车?因为她对附近不熟悉。渐渐,她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回到单位,快下班时 ,夏青接到他打来的电话电话,“你到单位了吗”。“”到了”她说“”到了就好 ” 有空到我你们单位来看你”;。“”不用,我好好的,谢谢你”,夏青礼貌性的说,就挂了电话

   过了两天,他来找她,电话打过来,“”我已经到你们单位了”夏青是一位善良的女人,她想,这也许是缘分,想人家已经来到单位了,就不好推脱了。
   他拧着一只红色塑料袋,装着一大包水果,她做饭给他吃。吃过饭,她说,我晚上要去参加单位上组织的学习,于是,便送走了他。其实她根本没有晚上学习的事。
  过了几天 钱向打电话给夏清“我们这里有一条河风景很不错的,你可以过来看看,”
   喜欢亲近大自然的夏青欣然答应了,周六他去了钱向的单位。到了钱向单位,按着他电话带领来到他的办公楼,走进他工作的办公室,只见他站在桌前,正用铅笔在一张弯弯曲曲的线条的图纸上描着,眼前的情景,顿时让夏青产生了一种好感目他觉得这是一个敬业的男人
“周末也不休息吗”?夏青说到“这张图纸需要赶出来”“”喔你到了”“ ”我们吃饭去”那天夏青在那里吃过午饭,然后两人去河边走了一趟,夏青就回去了。
  
   一次 ,单位停电,夏清牵着女儿在外面走,回来后女儿说“”妈妈,我看见那个叔叔了”,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开门看是他站在门外,她说,“”你怎么来了”?我来看看你们,看了一会儿电视,女儿睡了 两人站在凉台上聊天,上他俩并排站在阳台看着窗外的夜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间或,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他动情的用手轻轻触碰她的手拐,她微微一震,往一面挪了挪身体 ,同他开了一些距离,他再次又来触碰她,她转身回到客厅的沙发上。他跟了过来,坐到她的身边,一下子搂住了她。
   她的第一次婚姻失败,遇见了所爱的人又突然消失,她是一个害怕孤独的女人,现在内心渴望一种情感的慰籍,单位上的人是那么势利,她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处处受人欺负。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男人保护。
面对身旁这个男人,他想找到一种安慰,此时,她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秦鈡回来了, 那天 ,夏清牵着女儿从楼上下来,看见秦鈡站在楼下,他身穿洗得发白的衣裳,他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大男孩这是告诉她,我心依旧 。
     她明白他的心 ,
   此时夏青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她有怨气,他的突然消失让她找她找得好苦。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已经的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感觉自己对不起秦鈡的一片真情。她低着头从他身旁走过。
  秦鈡这次回来是来辞掉工作的,他已经找好了单位。一时间,他忙得脚低生风。
  办好了手续,秦风便离开了单位。
  他已经找好了单位,到了新的单位,一时间也走不开 。他心里仍然放不下夏清,一个双日,秦鈡来到原单位,他想见到夏清。然而秦鈡看见他们走在一起。
   他在厂门口刚下车,就看见他们两人拎着菜,朝夏青的家里走去。夏青没看见他,秦鈡一时间仿佛像被当头一棒击蒙了。
  ~他想冲上去问你是谁,么转眼跟了他,他哪里比我好。可是以他的性格。他没有这样做。

  不知道自己怎样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想到自己苦苦恋了多年的人,一转眼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从不喝酒的他,一个人坐在河边 把自己灌醉后关在屋里几天不出门。

     夏清和钱向去民政局登记 拿了乌红色的小本本,她们没有举行婚礼。
  然而 ,夏清的第二次婚姻同样没给她带来幸福,婚后发现钱向脾气很坏 ,动咎遇上一点事小就大吼大叫,甚至辱骂夏清。即便是他自己的过失他也迁过于家人。一次,他的钱包丟了,找不到钱包的他朝夏青发脾气,将门摔得山响。
  钱向还是个工作狂,他工作起来玩命一般,一次晚上加班搞资料,那是个冬天 ,开着电炉,他的小腿被烧糊了才知道。
   夏青是一个十分体贴老公的好妻子。   
   她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每当上街看到合时的衣裤,包呀,围巾什么的,就会给他的老公买,本来,给老公买东西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她希望自己的老公穿得有品味些。然而钱庸的身材比例有些失调,上长下短。怎么穿都看起来不舒服?尽管如此,她仍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春夏秋冬装都为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钱向上班的地方离家较远 他半个月有时甚至一个月才回家一次“”跑来跑去要油钱啊”!他说。
  当每次他回来夏清都会准备好一桌他喜欢的饭菜,老家的腊猪腿,蒸猪舌猪头肉,酸菜豆米汤,水豆腐,青蔬菜,泡菜…摆了一桌。
   他将钱看得很重,从不体贴妻子的感受,好不容易盼到他回家 ,为了省过路费他不走高速公路,为赚几块钱时常半道载客。
  夏清在家做好饭菜等了又等,等不到他进门来。夏清微信语音过去“到了哪里了”?“快到了,我送个人到城区,一会就回来,”然而,这一会儿就是几个小时 就这样,早上出发,中午两三点了才到家,他进得门来就讓讓到 “哎,太累了”快洗澡吃饭吧”!夏清说到,趁他快洗澡完时她开始抄蔬菜这样比较新鲜爽口。
   他穿好衣服出来,碗筷已经摆放停当”我这次又买了一箱好酒”他喜形于色的向夏清炫耀说,你心里”除了一酒,还有什么”?她心里反感,“”这酒好啊,剑南春啊!”他根本就无视夏清的感受,夏清无语凝噎,家里璧柜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 ,他仍是不停的买酒。他心里除了酒,唯独没有自己的夏青这个大活人。

  夏清和钱向之间没有其他夫妻那样的恩恩爱爱的情调,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打情骂俏。
   吃过饭午休起来“我去跑会车,找几个钱”钱向说,他在家里呆不住 他的妻子在他心里就如空气一样。
  夏清每当想到这些,便会感觉非常痛苦, 她恨自己犹柔寡断的性格,她怨自己没有抓住上天赐给她的幸福。

   半夜里夏青睡得正香他就搬动她的身体 “来一伙”他带着些睡意的说,他强行要她跟他做那事,他说着下流的语言,粗暴的搬动她,“你把我当什么啊”夏雪十分反感,她使劲的推他,而她毕竟敌不过一个男人的蛮力,每当他进入她的身体,她心里却想到秦鈡。
  夏清身体的肌肤细腻光滑. 她的乳房饱满圆润,她的乳头就像是两颗粉红色的樱桃一般。      
   虽然夏青生过孩子 但她依然保持良好的体型。夏清爱平时运动,散步,跳舞,游泳 打太极拳,她都喜欢,还有就是她清淡的饮食。
   在美容院做身体护理时,年轻的美容师白皙柔软的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滑动 “你的乳房好美啊,一点都没有下垂”美容师说。为此,夏青有点沾沾自喜。,走在街上有时男人看她乳房的眼光让他感到有些猝不及防,也常有胸部平坦的女人投来羡慕或嫉妒的眼光。
  夏青想,如果秦鈡接触到自己的身体,一定会更迷恋自己。夏清为自己的心身体没能跟秦风结合而惋惜。她曾想..为了秦鈡,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钱向回家第二天就着急赶去单位“我忙得很,要挣钱啊”他焦躁地说。
  钱向一年在家里呆的时间不足两个月。夏清便守着一个空房,没有感情的慰籍,她时常感到孤独寂寞。她想过离婚,但是,她想到房子,她想到现在她喜欢的环境以及其它的一些复杂的因素因素,便没了第一次离婚的那种勇气。
  夏青后悔没有把握住自己的幸福原本上天是把幸福赐她的,她却让这幸福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她常常回忆她们心心相印的一点一滴。现在不管做什么事,她都会幻想有秦鈡在身边的情形, 去超市 她会想,如果秦鈡在身旁她们一面说着话儿,一面选购物品……

  夏青喜欢跳舞 ,有时面对面前的舞伴,听着优美的舞曲,心里却是飘荡着秦鈡影子……
 ……在家里做饭时,她幻想着她们一同下厨恩恩爱爱 的情景。
 她幻想,他们一同去游玩,在火车上,他小鸟似的倚着他,任着窗外的景色一一划过。她幻想他们来到海岸沙滩上他们她头靠在他的宽宽的肩上,听海浪吹着海风,看日落的余晖染红沙滩……她用这些幻想填补她感情生活的空白。
她喜欢听书,喜欢听言情小说.让自己沉浸在感情的世界里。
秦鈡头脑聪明灵活,加上通过他不断努力,几年后,他的事业已经彰显出成效,有关他的报道出现在电视上,“秦钟上电视了,他真有本事”,一天,在一位朋友家里,她的朋友说道
  第二天夏青在家注意节目重播的时间,夏青看到了有关秦鈡的那则报道,还是过去自己眼中的他,没有因为取得成绩而表现出半点张扬的表情,没有因此而骄傲的样子,他神情是淡然的,就像曾经看到的他的眼中有淡淡的忧郁。
  
夏青为自己所爱的人而骄傲她感到自己没有爱错人。

  后来鈡秦创办了自己的事务所,开创了一片天地,他的事业节节高升,鈡秦成了名人,电视台对他进行了专题报道。
   夏青默默凝视着他,为她的事业成功感到欣喜,默默为他祝福
她收藏了有关他的视曾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地看一眼,又赶紧移开。想起那首歌每当她想起那首歌,“你曾经来过我的生命里,就足已"
  此时她便感到那段不曾言说的爱就像一首美丽淡优伤的乐曲在她的生命中永久的回响……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