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签约诗人陈金凤中篇小说 : 拐个将军到地球 第四十章 回归地球

陈金凤 2020-7-2 09:13 原创 3869 15
        
当我看到自己毫无生机的身子躺在床上,一屋子的人都是那么悲戚。孩子们趴在我的床边哭得撕心裂肺,我好想抱抱他们,这些年为了达到目的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渴望一家团圆,儿女绕膝之乐。溜溜儿在饱受相思之苦之后,又承受着失去我的痛苦。哦,我的爱人,请原谅我的撒手!我已尽力让我们的爱情有了延续,这一次不能陪你走完往后的日子。孩子就托付于你,希望你能替我肩负父母的双重责任,你的爱只有来世再续。捧着他的脸,吻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倦,泪水收不住的流。父亲这些年也明显的老去,鬓边霜花一片。亲爱的父亲,是女儿不孝让您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恩只有来世奉还,愿来世再做您的孩子。我的球球妹妹伤心欲绝,靠在床头无力再撑起她蓬松的绒毛。还有杨兄,承蒙他的帮助与肝胆相照,希望未来的日子里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下面站的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机器人,感谢她们一如既往,不离不弃的跟随。我挥一挥手,向他们告别,再见了亲人们,再见了朋友们,来生再见。
  “要往哪里去?”老祖宗笑嘻嘻的看着我。
  “老祖宗,您也是来送我一程的吗?青灵谢谢您的指点,才让孩子们可以回到亲人身边。”我向他磕了三个响头。
  “嘻嘻,好好,起来吧!你这傻孩子都不用脑子。”老祖宗捻着胡须仍是微笑脸。
  “老祖宗您这是怎么个意思?”没听懂老祖宗的话。
  “你想想自己吃过什么东西?”看他表情不急于揭晓谜底,卖关子让我自己想。
  “我吃过什么?不过是饭菜,水果,还有……。”我掰着手指数。
  “好了,除了那些,我看你是修炼傻了。自己吃过续命的药丸还有夔牛内丹都忘记了!”老祖宗不提这事我还忘了。
  “是啊,吃过天罡地煞丸。但那药丸是延寿的,如今我已散尽念力,生命体征都没有了,那药丸能起什么作用。那憨牛的内丹也是用来破穹顶的。”早知道就不吃那药丸,给溜溜儿留着多好,他可以帮我好好活着。
  “谁说只能延寿?你身体还处于弥留阶段,快些回到身体里去。知道我为什么活了几千年还在吗,就是因为我和那老东西也吃了一颗。”老祖宗说的是真的吗,我还可以活着。
  “可是,您不是活在噬心石里不能出去的吗?”他说过不能脱离噬心石。
  “对,那天罡地煞丸原名回魂丹,本是不死药。天罡是我道家之名,而地煞是我师弟,本名樱木凛冽。我们一起修行,一起飞仙,但终究是他性子太烈害了自己。所以,留我一个孤独鬼,独孤家和樱木家从此在没有消停过。这么多年我看在眼里,为了顾全H星的平衡,压抑着让各家权利的此消彼长。再就是我的尸身早已作古,只有借助噬心石度身。”原来是这么回事。
  “原来如此,除了夔牛的内丹还有天罡地煞丸相佐。”终于说通药丸的功效,我可以与至亲至爱在一起享受家的温暖。
  “老祖宗,我们以后再找时间聊,我该回到身体里,不让他们再为我伤心难过了。”还可以活着真好。
  穿过人群,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淼儿眼睛一直盯着我。“
  “难道这孩子看得见我?”有疑问,冲孩子一笑。
  “母亲!”孩子真的看得见我,我笑着看她,让她别声张。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温度,心脏有了跳动,慢慢的睁开眼。
  “灵儿,灵儿醒了。”溜溜儿兴奋过头,嘶哑的声音。
  “醒了么,呃,还活着。”父亲抓起我的手,号了脉。球球在一旁激动得无法表达,又哭又笑,差一点将我淹死在她眼泪里。
  “嗯,脉搏正常,心跳强而有力,好啊好啊,不但活过来,念力深如瀚海,这一次是真的成长了。”父亲握着我的手激动万分。
  “母亲。”儿女双双扑在我身上,开心极了。
  “好啦,好啦,孩子们。母亲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恢复,可别压坏她。现在既然没事,我们出去吧,让父亲母亲好好唠唠。”父亲给我和溜溜儿留出空间,十年不见很想念。
  “灵儿妹子已经醒了,老爷子我们喝酒去。”杨兄豪爽的声音,眼角还有未干的泪。
  “谢杨兄,稍后府上设宴,咱们一家人痛快喝它一场,不醉不归。”溜溜儿替我说出心里话,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他抱拳感谢。
  一屋子的人由悲转喜,欢喜闹腾得跟什么似的,父亲嫌他们太闹赶他们出去,只留下分开十年的夫妻。
  感谢久别重逢,感谢绕了一圈后的更加珍惜。他拿开给我垫背的枕头,让我靠在他怀里。温暖的怀抱让我想了十年,今天终于可以如愿,彼此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靠在一起。还是我熟悉的青草一般清新的味道,他握着我的手,暖暖的,微微颤抖。我扬起头,看他的脸,饱含沧桑的脸满满的全是泪水的痕迹。
  “别哭,能活着见到你我已经赚到了,余生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他忍不住失声痛哭,我知道他自责了十年,忍受了十年锥心之痛。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喃喃耳语:“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这场失而复得的情感宣泄,让我们觉得心活过来了。
  接下来睡了几天被自己饿醒,睁开眼球球和溜溜儿在给我受伤的身体擦药。
  “姐姐,你别动,要什么我给你拿。”球球哭成泪人。
  “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知道身上疼,但已经习惯这火烧火燎的痛。
  “什么好好的,浑身的伤你要心疼死我。”知道球球心疼我,如果这些年没有她的陪伴,我早就投胎转世再世为人了吧。
  “嗯,知道你是心疼我,谢谢你球球妹妹。”我想去抱她软软的身子,却牵扯着伤口,针锥似的疼。
  “啊。”没忍住叫出声,十年的痛都忍过去,这会儿放下担子,在最爱的人面前,反而变得娇气。
  “怎么啦,很痛吧!叫你别动就是逞强,你就不能听话。”球球絮絮叨叨的像个婆子。
  “呵呵……。”我看着她们紧张的样子就开心。
  “还笑!”溜溜儿轻轻责备我,语气里全是怜爱。
  “我饿了,我要吃大餐,吃牛排,大虾,还有……。”一时半会还忘了那些美味的菜名,不老泉除了白味的鱼就是野菜,球球偶尔也去打些野味给我们改善伙食。
  “有有有,什么都有,你先躺好,将军您陪着姐姐,我这就去给她做吃的,很快。”球球真是里外一把好手,等她可以变身为人,我就给她找个好男人。
  “还叫什么将军!球球是孩子们的独孤妈妈,是灵儿的亲妹妹。”我责怪她生分。
  “我知道,孩子们已经告诉我了,球球她觉得不妥。”溜溜儿说的什么话,哪有不妥之处。
  “姐姐,这不怪将军,私底下我们姐妹相称是可以的。可是对外不可如此随便,毕竟我只是夫人派来照顾你的,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分内之事,不敢居功。”球球就是顾虑太多。
  “你说你一个机器人,又没有什么三亲六戚,哪来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言碎语。这里我说了算,以后见到母亲相信她一定赞同我的做法。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不老泉的十年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可以活下来吗,孩子也是你一手带大的。”说得激动,想要坐起身,又扯着伤口,疼得咬牙忍着。
  “好好,不说了,你别激动,瞧你疼得,我去给你做吃的。”她瞬间移动怎么变得那么慢,难道她技能退步了。
  “又琢磨什么,不是她技能退步,而是现在的你念力比长老还高,当然看她的瞬间移动如同平常。”溜溜儿说的是真的么。
  “我不是在冲破穹顶的时候,念力全散了么,哪里来的超常念力?”实在想不出我的念力来自何处。
  “不会呀,父亲测过你的念力精纯,他说起码需要修炼上千年才有此成效。”溜溜儿说的话让我明白,这一切都是老祖宗做的。我伸手去摸噬心石,好好的挂在脖子上。
  “溜溜儿,你去请父亲来一趟,我有事要问问。”我支开溜溜儿,只想问问老祖宗究竟怎回事。
  “嗯,我这就去,你好好躺着。”他急急下楼去,这一次我听到他轻轻的脚步声,溜溜儿说得没错真是老祖宗将念力输给我,扯下噬心石,准备咬指头。
  “别咬,怎么老是记不住。你现在已经拥有上千年的念力加持,不要傻乎乎的咬指头。心念一起,万事成。不过,此后我也该逍逍遥遥过我的神仙日子去了。你们这些小辈的是非就由你们自己去解决吧。”老祖宗这话里的意思是要离开我。
  “你不再帮我了吗?我还要去H星救母亲,没有您我做不到。”对他耍赖皮留他。
  “不可,我已经失去念力,对你毫无帮助,今后的路只有靠你自己。如果要用隐兵,你知道怎么念口诀。丫头,老祖宗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到。”他话音一落,影子散去,任我如何呼喊他都不再回应。
  “灵儿,你在叫谁?”父亲和溜溜儿进了屋。
  “我,我在做梦呢。”低下头,善意的谎言还是令我不安。
  “哦,做梦呢!看脸色好多了,只是这皮肤,恐怕要多些时间才可见效。”父亲喜忧参半的表情令溜溜儿担心。
  “父亲,灵儿这个能好吗,可有什么更好的药来医治,免得她痛苦。”
  “暂时也没有更好的配方,我再找找天外之篇,希望有疗效更好的。”父亲转行成了我的专职医生。
  “我没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等几天体力恢复,用念力疗伤应该事半功倍。”这是我知道的较为快捷的疗伤方法。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的内外伤过重,外来强大念力与你又处于融合期,而你自身念力还不能完全驾驭外来的念力。所以,不可用强知道吗?”父亲说的有道理,老祖宗的念力浑厚带着我的念力在体内横冲直撞,实在无法压制。
  “嗯,知道了。”
  “对了,可以说说你这外来的念力是怎么来的,我怎么觉得颇为熟悉。”父亲猜到几分。
  “没有,只不过是我自己在不老泉里创的新念力,然后巧遇上古十大神兽夔牛,取了内丹服下。”这些都是真的。
  “夔牛?那可遇不可求的神兽,怎么被你遇到,取了内丹。照化,真是照化。能有如此奇遇也不悔十年之苦。丫头,为父庆幸。”父亲是武痴,对于可以帮助他提升念力的东西都向往。不像我是出于无奈,如果换做没有去不老泉,我们一家子该多幸福,说不一定连母亲也救出来了。
  “对了,父亲。我觉得这一次打破的穹顶是某人故意设计的。”对父亲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听完后也觉得有人暗算我在先,被另外的某人囚禁以及后来逃出来确定有人暗中帮我。
  “目前能有此强大念力之人只有紫胤一人,而在他背后害你的应该是樱木惠子,帮你的是你母亲。”父亲和老祖宗分析的是一样的结果,我也猜到几分。
  “才不怕他,接下来的任务是养好身体,想办法救出母亲,我们一家人团圆才是我的希望。”说着说着我又激动。
  “姐姐,吃饭吧。”球球后面跟了3个传菜机器人,要知道平时一家人才用2个机器人,球球真把我当成饿死鬼一样。
  看到美味珍馐,我眼冒绿光口水直流。
  “来,放上小桌子。”球球指挥机器人安桌子,传菜,一气呵成。第一轮是爆仔鸽,佛手金卷,炒墨鱼丝,金丝酥雀,如意卷,绣球干贝,烤珍珠鸡,奶汁鱼片,干连福海参,花菇鸭掌,五彩牛柳,肉末烧饼,挂炉山鸡,生烤狍肉(随上荷叶卷、葱段、甜面酱),山珍刺龙芽、莲蓬豆腐,草菇西兰花,还有红豆粥。我的天,这一轮我已经撑破肚皮啦,球球再上菜我只有撑死。
  “球球,我的球球,你们也吃吧,还有那么多菜。溜溜儿,去叫上孩子们一起上来,就在我房里吃。”溜溜儿看看我,又看看父亲。父亲笑道:“去吧,我早就流了一盆口水啦。”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叫着快上菜,坐在沙发上端着盘子就开始他的饕餮大餐。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