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签约诗人陈金凤中篇小说 : 拐个将军到地球 第三十九章 大厦将倾

陈金凤 2020-7-2 09:11 原创 3913 13
      
阎伯伯在芷岚洲留下的原因并非是为了美酒,因为他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儿子的诉求他很在乎。他说过一段话我深有同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既然是一家人就应该甘苦与共,何来撒手不管之理。大千世界的悠悠众人,能有缘成为一家人,又是多么的不易。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不易的
缘分,尽力保护它的完整不受外力的破坏。”
  晨起,忽然感到身体不适,溜溜儿担心不适的原因,是目前的紧张局势导致。他让我注意缓解压力,一切在他的掌控中。我不认为是压力过大,心里隐隐希望不是我预感的结果。医疗器过来诊断我的病因,孕期第八周,这样的结果让溜溜儿大喜过望。而我却忧心加剧,担心会患上产前抑郁症。
  “要怎么办,这一胎又来得不是时候。”再度怀孕这件事让我失去方向。
  “什么怎么办啊?从明天起,不,从现在起,你的任务只有一个,乖乖的养胎。其他任何事不许你再过问,这一次老公一定补偿你曾受过的苦。”他拥着我巴不得捧在手心里。
  “可是……。”我急于分辩这个特殊时刻,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会令他分神照顾我。
  “别可是了,听我的吧。”他很坚定,替我换上外衣,说下去吃早餐。
  我们下楼来,孩子们嚷着就等您们,饿坏了。
  “各位好,耽误一分钟时间,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大喜事。”溜溜儿掩藏不住的笑意,让我面含春色。
  “什么喜事?快说,肚皮打鼓啦!”父亲孩童般的性格跟着嚷。
  “淼儿要当姐姐了。”他宣布喜事也挺含蓄。
  “当姐姐,是吗?好呀,好!独孤家又添新丁啦。”老祖宗也欢喜异常,阎伯伯抱拳恭喜,球球和杨兄欢喜的拍手。
  “来来,快坐下,你可要多吃一点,你瞧你这身体。”父亲殷勤的给我拉椅子,端早餐,面前一堆吃的。
  “啊,父亲,你这是在喂猪吗?”我不满父亲对我如此厚爱。
  “对了,现在开始就要把你养成猪,哈哈……。”大伙儿笑到喷饭,这顿早餐可是吃得别开生面。
  也是从此刻起,我被他们强行当成佛祖似的供养着。渴了有人递水,没饿又送来营养餐,上下楼有人扶,洗手间外有人等,去花园有人陪,就是不许我进后花园的研究室和指挥中心。依照我的性格绝对不能由他们摆布我,可是球球劝我说他们也是出于爱护我的心,何况合理膳食也不会催得很胖。我细细想来就让他们这样做吧,也可以让溜溜儿觉得做到了曾经无法做到的补偿。好吧,不再坚持我的意见,皆大欢喜岂不是更好。
  很奇怪的事,这两天外面来打探消息的人也没有之前那么频繁,难道是探知阎伯伯在我们这里,有所顾忌?哎!这场迟早都要来的战斗,拖得越久更让人心里没底,身子怀着孩子心思却没真的放下来。
  “你又在叹什么气,也许这就是我们此生的宿命,十年前如此,如今亦是。灵儿,我们试着去接受事实好不好?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抗争,即使我会失去生命也护你和孩子周全。”溜溜儿时常在我沉思的时候出现。
  “是啊,虽然以前的我命如草芥般低到骨子里,但也从没有放弃过理想。直到遇到你,我才知道是你给我创造的生命奇迹。不老泉十年分离,让我更坚信我们的未来不只是梦境。一家团圆是我毕生的愿望,无论有多么艰难我们也要共同努力去缩短这距离,好不好?”我那么多愁善感,也因孕期雌性激素排异导致情绪低落。
  “好,我的灵儿。老公答应你的一定做到理想的样子,父母在堂儿女绕膝的完整之家。”我靠在他怀里,就像小船停靠在宁静的港湾,甜甜的酣睡。
  “母亲……。”听到淼儿的声音。
  “嘘!”溜溜儿让她们不要吵到我。
  “没事,孩子们过来。”我伸出双手,淼儿投入我的怀抱,彦今与我们有几步远。
  “淼儿,你轻些。”彦今招呼她,这孩子太早熟,让我觉得给他的爱太少,是他不怎么靠近我的原因。
  “没事,今儿,你也过来让母亲抱抱。”我伸出手,希望他也像女儿一样抱着我撒娇。
  “母亲,我已经是男子汉了,责任是保护您们,而不是在您的怀抱里享受被保护。”孩子的一番话更让我心里难过,这该死的乱世,让我的孩子成长得太快,我惭愧不已。
  “傻孩子,你这个年纪在地球上正是向父母撒娇的年纪,是我们没有给你们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所以才让你如此理智懂事,也让父母心疼。”我向前走了几步,摸着他的小脸,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母亲,您别难过,你吃过的苦今儿都记得,今儿一定会跟师父学会绝世技能,让那些坏人的阴谋不能得逞。今儿会当一个好哥哥保护您和淼儿,还有另一个妹妹。”这世道变了,人也变了,他的成长是好是坏无从说起。
  “好了,今儿,带淼儿下去玩吧,母亲需要多休息。”溜溜儿知道我一见到孩子们就会自责。
  “女婿,快些下来,有情况!”父亲在耳返里喊他。
  “去吧,我没事!今儿去找妈妈来我这里,淼儿和母亲在这里等哥哥。”我安排好他们,抱着淼儿坐在沙发上,父子俩各忙各事,我心里揣测是不是发现敌情。淼儿眼里全是恐惧,我柔声安慰她没事,有父母有叔伯的保护,我们很安全。孩子终是孩子,一会儿功夫她就在卧室里和毛绒玩具玩上了。让她去吧,她放松我也放松一点,太过紧张对胎儿也不好。球球来了,孩子喊妈妈我害怕。
  “淼儿不怕,有母亲和妈妈在呢。”
  “怎么回事?”见到她,精神顿时紧张。
  “没什么事,就是迷雾森林里闯进来几个蟊贼,父亲大惊小怪的没吓着孩子吧。”球球脸上挂着轻松的笑脸。
  “真没事,没骗我!”我疑虑没消。
  “哎呀,真没事,你放心吧。呐,吃点水果。”球球是慢性子与我恰好相反。
  “又吃,我不想吃,淼儿乖,吃水果会长得很漂亮。”我哄着孩子吃。
  “母亲也吃,母亲也乖。”什么,她也学着给我下套。
  “你,你怎么教的孩子。”我指着球球想要说她。
  “母亲不吃,淼儿也不吃,这是哥哥说的,我听哥哥的话。”这次竟是今儿说的话。
  “好,母亲吃,淼儿也吃吧,也让妈妈吃。”一个都不能落下。
  “都吃。”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将一盘水果通通干掉。今儿敲门进来告诉我们:“你们三个女生就呆在这间屋子里,哪里也不要去,待会整栋楼会沉入地下,不要担心我们会保护你们的。”说完,他要离开。
  “今儿,难道你不和我们在一起,要去哪里?”我喊住他。
  “我要到指挥中心去,与师父和父亲他们在一起商议战事。妈妈,请您帮我照顾好母亲和淼儿,谢谢您,我会来找你们的。”他说话的神态语气完全就是溜溜儿的样子,一副大将风度,我的儿子将来一定是一方霸主。
      滴滴滴的警告声,屋内的应急灯全部打开,我们三个抱在一起,整间屋子快速下落中。上次那种极速运行的感觉又来了,我想吐。
  “哎呀,怎么忘了你有孕!淼儿赶快闭上眼睛,我将你们围起来,就不会有事了。”球球见我的状态顿时想起自己的疏忽。
  “姐姐你快闭眼,我发功让你熟睡不会有事的。”球球说完倏的变回我怀念的软糯团子。
  “母亲,妈妈她这是什么呀。”淼儿问我。
  “好孩子,我们一会儿再告诉你,咱们先听妈妈的话好吧!”我哄着孩子的好奇心。
  “嗯!”淼儿吊着我的脖子,她的身高快赶上我了。
  只觉得抱着孩子轻飘飘的坠入棉花里,那种舒心真是太好了。手掌轻拍着淼儿,和着节奏将自己也哄睡着。没有做梦,睡得很沉,后来听到球球呼唤的声音。
  “怎么,我们是做了一个梦吗”我一睁眼,淼儿还在睡,球球已经变回原貌。
  “不是梦,我们已经到了。”球球告诉我们到达目的地。
  “这是哪里,怎么黑漆漆的。”我发现应急灯还亮着。
  “暂时不能露面,等杨哥他们给我们发消息才可以出去。”球球处理应急事件果断坚韧。
  “这是哪里,一直向下的落,难道这里是北冥之炎的核心?”我猜对了。
  “是的,这里离地球很近。”球球为什么要提到地球。
  “难道我们以后就住在地球吗?”其实我也想回地球居住。
  “这个,可能是吧!”她竟然说可能,当我三岁小孩吗?不告诉我也罢,我懒得操心这些闲事,也不知道今儿他们怎样了。
  “球球,我们要怎样才知道他们的现状?”我还是担心。
  “别担心,我先给你和淼儿弄点水和点心,你们就在这里别四处走,这里的模式与芷岚洲息息相关。”有什么关联,难道是同地异处?有段时间是听到溜溜儿念叨过这个词。
  “是同地异处吗?”我直接问出口。
  “你也知道这个关联?那我就不担心你不知道了。”我觉得球球是不是认为我一孕傻三年。
  “我听溜溜儿说过一嘴,但他也没有告诉我什么叫同地异处。”我想知道。
  “同地异处的意思就是说,也就是你们说的第五维度。打个比喻说我们将一个材料或是能源,甚至生命,在可以在3 D空间里突然消失在另一个空间,自然也不能排除其他空间的物质或是能量,或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空间,导致所谓的‘神奇现象’。又比如说灵魂可以吧,就是死了之后到了额外的空间那里。这世上究竟存不存在有另一个空间,或是其他另外的多维度空间,也就是另外一间相同的屋子。”她说的什么我竟听懂她将我成功洗脑。
  “我明白,这里一间真的,那一间就是假的吧。那我们离上面有多远?”
  “也不是假的,上面也有我们的替身。”
  “替身,我怎么不知道有替身。”我没见过。
  “有吧,可能将军不想你操心罢了,现在这个地方离芷岚洲四千多光年。姐姐,我们就安心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中。”球球知道我的心结。
  “好吧,你去给我弄点水,我渴了。这四千多光年也是够远。”让她去准备,我想歇会。
  她走后不一会儿,淼儿醒来问我这里哪里,她说怕黑。我告诉她没事,过一段时间父亲和哥哥会接我们回去的。女儿比我对他们有信心,只问了妈妈去哪里了。告诉她,妈妈一会就来了,母亲陪着她玩,但是暂时还不可以出去。她又问我们为什么暂时不能出去,我告诉她,父亲还有外公甚至哥哥都为我们将来的幸福与敌人搏斗。
  她很懂事,坐在抢沙发角落,玩自己的毛绒玩具,我该做点什么事可以打发时间。球球端来托盘,几样小点心,我和淼儿的牛奶,球球的咖啡,咖啡杯里扬起的暖气云卷云舒。
  “淼儿,喝杯奶,吃点点心提提神,待会再玩好不好?”球球待淼儿极好,孩子依赖她比我还多。也不见外,若是球球有孩子,我也会那么对她的孩子。
  “哦,球球,过来我问你一个问题。”我招手让她过来,不在孩子面悄悄问。
  “问呗?”她坐淼儿身边头倒向我。
  “你和他怎么样?”我轻声问她。
  “姐姐,你说的是什么呀,怪害臊的。”她的脸红到脖子跟。
  “怎么嘛,已经是夫妻啦,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和溜溜儿都是老夫老妻,而我和球球姐妹情深,感情形同一人,夫妻之间那些事有什么不能说的嘛。
  “我,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球球说的是真的,不会还没同房。
  “你们还没那个啥!”我做了一个动作,她也是害羞得不行,一看就知道还是个姑娘。
  “球球,不要不好意思。如今他是你男人,还怕啥,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问题要及时沟通,不要藏着掖着不说,这样时间长了就会产生矛盾……。”
  “没有,我们谈过,就是结婚当晚,他让我给他一些时间忘记一个人。所以,我不勉强他,让他好好想想也好。”球球心地善良,杨兄不是坏人,也许正如杨兄曾说过,暗恋过我母亲。
  “那好吧,你们自己有分寸就好。”我也不再谈他们的话题,想知道上面的情况。
  “球球,我要知道上面的情况。”我看着她。
  “哦,这里有个发射器,对着墙壁摁这个按钮就可以。”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像车钥匙一样的小方片。
  “这样吗?”我站开一点,避开桌上的花瓶。照她的说明摁下去,果然,指挥中心的人全部看得见。他们嘴里说着什么我听不到,只看出他们的大将之范。
  “球球,听不到说话的声音,怎么弄?”我拍拍打打,怎么也弄不出声音来。
  “我看看,怎么会没有声音,你是不是关了音量。”她说得我像一个白痴似的,自己连关没关音量都不知道。
  “灵儿,你们到了?”溜溜儿回身看到我们。
  “咦,怎么听得到啦!”球球耸耸肩,鄙视我。我好气,她都没告诉过我声音是开哪一个按键,那么小一个。我暂时放她一马,有空再去清理门户,这丫头竟敢戏耍我。
  “溜溜儿,父亲和儿子呢?”没见到儿子在哪里。
  “父亲和杨兄出去看兵力,儿子与他师父在楼上观战去啦,估计也该回来了。嗨,淼儿宝贝,可要听母亲和妈妈的话。”溜溜儿一个人在控制中心忙碌,我想回去帮他。
  “战况如何,那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我心疼他,球球带着淼儿去了衣帽间,说是不影响我们聊几句贴心话。
  “有战神阎氽坐镇,紫胤那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派了一些先锋过来打探骚扰。”溜溜儿隔着屏幕悄悄说想我,让我自己要多注意身体。
  “淼儿也大了,你不要事事亲历,可以交给孩子的就要放手让她自己去做。”我告诉他特别担心今儿,小小年纪就要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他说:“今时不同往日,是男人就该在困境中成长。何况他也有需要他保护的家人,这是他的职责。”
  “但他还是个孩子……。”不知道再说下去,我会不会偷跑回去。
  “他年纪虽小,但很有自己的见地,给他机会锻炼也好。别担心我们,你才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可是想要一群孩子的。”他笑得得意。
  “一群,你来吧,又不是生猪仔,一窝几个。”真的是孩子奴。
  “哈哈,我就知道只有我闺女才会说这话。”父亲和杨兄回来听到我和溜溜儿的谈话。
  “父亲,您偷听人家说话!”我对撒娇。
  “噢哟,我哪有偷听,我可是正大光明的听到的,你说是不是?”父亲拍拍杨兄肚皮,他也跟着笑。
  “不许笑,杨兄你学坏了,球球你出来。”我笑着指他。
  “我哪有学坏,其实我原本就是坏人。”他自鸣得意的样子真欠扁。
  “啊,球球,杨兄欺负我。”我故意岔开话题。
  “他可不会欺负你吧,你不欺负他就不错了。”球球什么时候也叛变了。
  “咦,父亲,这个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瞧这球球,真不简单。”我数落父亲,其实大家气氛轻松了一些。
  “那是!咱们独孤家人才多。”父亲说这话不知羞。
  “说来说去,又说到自己身上,您老不就是想表达自己是最聪明的人吗?”他的面具被我拆穿。
  “哎哟,我闺女越来越聪明,这个算溜溜儿的功劳。”他们简直不像话,什么好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嘘,别闹了,我想知道战事如何。那个紫胤这一次是不是真的来了。”我最想知道的他们却没谈。
  “紫胤还没出面,但也是迟早的事。”父亲接过话头。
  “那阎伯伯想怎样对付他?”我迫切想知道。
  “他自有方案,你就别操心那么多啦,休息吧!或是和球球一起,给自己做营养的餐饭去吧。”父亲不愿我过多参与进来。
  “对了,灵儿。你待会断去链接就可以出去走走,没影响的。”他竟然说可以出去透气。
  “嗯,杨兄,我问你一下,父亲和溜溜儿回避。”我只有这么让他知道,别做负心汉。
  “灵儿要说什么,请说!”杨兄这会儿看起来还比较正常。
  “球球,你过来。”我拉着球球来到屏幕前。
  “你老实回答我的问话,不许撒谎。”我逼他。
  “好!”他答得干脆。
  “你说你要忘记的人是谁?”我看着他。
  “我,我不方便说。以后会给她一个交代的,灵儿你放心。既然答应娶她,以后就会好好待她,绝不辜负。”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是不能反悔的。
  “好,球球你就记住这句话,到时候他变了,我们就收拾他。”我怂恿球球虐她男人。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