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签约诗人陈金凤中篇小说 : 拐个将军到地球 第三十八章 一场豪赌

陈金凤 2020-7-2 09:09 原创 3880 14
      
 被溜溜儿打发去取酒,心里却十分矛盾。明知道他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也不愿意我参与到这场战斗里来,一直强调这场战争是男人们的豪赌,却利用两个女人来做赌注,这也是他从崇拜变成鄙视紫胤男爵的理由。他并不是大男子主义,而是认为如此血腥残酷的场面不适合女人的加入。在战神阎氽到来之前,只安排我和球球保障后勤工作。如今,老祖宗请来与对方相同量级的对手,他更是不让我再插手进来,男人就该这样顶天立地!
  酒窖里还有1935年的赖茅酒,汾酒,1958年的茅台酒若干,酿酒台子上还有陶罐装着的百花灵芝蜜,一揭开盖子,那个酒香味差点将我熏晕。听父亲谈论过这两坛酒,说是给彦今和淼儿酿的,埋进花园的桂花树下的,现在怎么放在这儿。没再多想,让机器人搬上餐车一起送去。
  等我们回去,他们之前的酒已喝完。推开门,父亲见到那两个罐子,立即说怎么将这个送来,这个不能喝。
  “诶,这个为什么不能喝,拿过来我闻闻。”老祖宗觉得好奇。
  “哎呀,老祖宗这不过是十年的酒,是为灵儿酿的。昨天试验女婿的新武器,不小心将那棵树连根拔起,这酒就被带出来。我索性启封尝了尝,花香味太重,适合女子。本打算这两天抽空重新封口埋入地里,却被这丫头带过来。”父亲酿的酒我还没尝过,趁此机会也沾沾喜气。
  “呃,既然开了,大家都尝尝有何不可?来来,煮上。”我觉得老祖宗说得有理。
  “妙哉,此酒可有名?”这位战神阎氽也是一个好酒之人。
  “有,父亲取名百花灵芝蜜。”我好不容易接一句嘴。
  “昨天勾出一斛,有酸、甜、苦、辣之味。我用的是糯米,细麦曲还有院子里现成的近百种鲜花还有前年灵芝酿制而成,其色深黄,其气清香,其味芬芳,就是糖分较高,酒精度较低,但能活血养气,暖胃辟寒,最适合我们这些有些年纪的人。”由此可见,父亲对他的酒挺满意的。
  “如此,还等什么?烫酒,烫酒。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顺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这首诗是出自《红楼梦》里被认为食螃蟹的绝唱,如此战神竟是文武双全之人,让我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姐姐,我来煮吧。”球球推着的餐车上摆了8个碗口大的膏蟹,她知道我不擅长做家务。
  “好,球球来煮,灵儿坐下吃蟹黄,喝父亲为你酿的酒吧。”这会儿父亲也让我喝一点。
  球球烫酒,溜溜儿与父亲分发食蟹工具硬木锤砧,银簪银叉银匙,剪刀、夹、刺、榔头。 我不知道吃个螃蟹还需要这么多工具,看着他们做着我从没做过的动作。
  先用剪刀把蟹足剪去,用手掰开蟹壳,热气,香气溢出来就可以吃蟹黄了。溜溜儿打开第一只蟹直接放在我面前,努努嘴,让我用汤匙勺出蟹壳和蟹身中的蟹黄趁热吃。我举着勺子舀了一勺,喂给溜溜儿,他笑着让我自己吃,我坚持要他吃。
  “哎哟,这小夫妻的甜腻劲,当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是透明的。”老祖宗又趁机揶揄我。
  “老祖宗您老人家真讨厌。”我被他说红了脸,溜溜儿蹲下吃掉勺子里的蟹黄,满脸的甜蜜。
  “呵呵,真好!能看到你们如此恩爱也是一种享受。没想到这傻丫头为了这个男人,竟可以十年泡在不老泉水里没日没夜,不吃不喝的修炼,连我这老头子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毅力。”老祖宗揭我的短。
  “泡在不老泉里?为什么?”战神阎氽觉得吃惊。
  “为什么?她说受过伤母亲不允许她再练技能,又听父亲说不老泉可以使她开悟,提升念力,她就偷偷的和那个丫头去了。没想到不老泉已经被紫胤设了穹顶,有进无出。这不,她的两个孩子就是在穹顶里生下来的。哎,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环境真是苦了这丫头,老头子真的汗颜,无力帮她脱困。”老祖宗说起这事就伤怀,可是那时候的我有球球和他的关心也没觉得有多苦。
  “她在穹顶里诞下孩儿,紫胤也不肯放她出来?我记得年少时他也曾是温柔之人,估计太多欲念让他变得如此冷血。”战神与紫胤是旧识。
  “阎伯伯,您可以给我说说他是怎样一个人吗?”我不了解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想要多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故事。
  “想听吗,不过自打少年后很少再见,直到成年我们那一场不得已的比试。”他语序清平,感觉在说别人的事。
  “什么不得已,他可因为那一战成名。”父亲接过话,他有几分醉意了。
  “是,我也听说那一战是世纪之战,但凡见过的人,至今还口口相传,赞叹不已。”溜溜儿流露出艳羡的神情。
  “真的吗?阎伯伯您就讲这段吧。”我想听听由他本人阐述的决斗场。
  “好吧,我就简单说几句,其实也没坊间传说的那样玄乎。”我也看出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既没有公爵王的贵气逼人,也没有战神的傲气冲天。
  “记得那是在一个下雪的冬天吧,我刚游历回来,沏上一壶沂蒙新茶,准备看一贴拓本,他的拜贴就递进来。我是个闲散之人,爵位只是个空名声,本不喜与宫廷里当值的官员接触。在外游历时,也多少听到一些关于紫胤的传闻,幼年时也见过,印象还是有的。于是,请他进来。没料到,话没聊到几句他就拿出战书,要用他的星辰伏妖剑与我狼山绝岭比试。我这人天生讨厌别人带着目的与我交好,当即哄他出门。未曾想,他竟在整个H星散播我要与他决斗的消息。那段时间天天有人在我家门口堵我,确定事件的真伪,就连宫廷里的那几位也派人来询问我是否出战。我被他激怒,决定应战,恰好中了他的圈套。后来我才知道他想借此机会打败我,让他成为天下第一。可是,我没能让他如愿,小胜一招半式,失手划伤他的脸,他竟使出禁术沧浪幽天逼我。那套禁术只有我见过,所以围观之人根本没有看出他使的技能。”他不带任何表情的说完自己的那一场生死决斗,我也真服了他不急不躁的性格。
  “那什么,阎伯伯后来呢?”我急急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又是怎样消失的。
  “没有后来!自那以后他每日派人骚扰我家人,约我再斗,我也烦了,索性找一处无人行星,过我的逍遥日子去了。”他真是一个不争名逐利的战神。
  “对了,阎伯伯,别人为什么称您为战神呢?”我也想知道。
  “哈哈!”终于听到他笑了。
  “那都是别人闲得无聊,胡乱起的,我可不是什么战神,我就是一闲人。”他越是低调越让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那是因为我的好奇心与八卦脸。
       想听到关于紫胤男爵的故事,想从根处着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为什么想听他的事,不想听我的呢?”酒劲上头,堂堂战神开始调皮,话也多起来。
  “想啊,都告诉我吧。”我巴不得他多给我说说关于他们的故事,也许还可以找到他的弱点。
  “好,听我慢慢说。”酒源源不断的送来,美食也是出新换旧的端上,球球安排菜品,换做溜溜儿温酒。我和客人们东拉西扯的聊天,孩子们也来凑热闹。彦今这孩子自小就懂事,一副大哥的模样,事事维护着妹妹。出生时间相差一分钟却像相差几岁的性格,天赋迥异。就像我和溜溜儿的翻版,儿子像他老成持重,女儿像我天真浪漫。
  “今儿,淼儿这是公爵王爷爷,这是咱家老祖宗。”我一一给他们介绍两位贵客。
  “母亲,这位公爵王爷爷是不是父亲说过的战神阎氽?”今儿记忆力超好。
  “是。”我点头。
  “战神爷爷好,我叫独孤彦今,这是我妹妹郁淼淼,在我心里最崇拜的人就是爷爷。”这小子还会拍马屁,不是说最崇拜我。
  “是吗?好说好说,乖孩子近前来让爷爷瞧瞧,爷爷醉了。”阎伯伯也有些酒意阑珊。孩子靠近他,今儿一去,他竟抓着他的肩使出念力,孩子疼得哇哇大叫。
  “阎伯伯,你这是做什么?”我惊恐他酒醉出手伤孩子,怎么一回事?
  “别去,阎伯伯是在试探孩子。”溜溜儿阻止我。
  “试探!”我一脸懵圈,试探孩子做什么,忧心忡忡。
  “别担心。”溜溜儿握住我的肩,手指抠着衣服,我看着他明白过来。
  “没看错吧,要不是我收了那丫头做弟子,也不会让你得了这个大大的便宜。”老祖宗捻着白胡须意味深长的对战神说。
  “嗯,确实上品,卖我这么大一个人情,那我就不客气啦!小孩子,叫师父吧!”他期许着今儿的磕头之礼。
  “今儿,快快给师父磕几个响头。”父亲赶紧招手让今儿去阎伯伯跟前磕头,孩子也听明白外公的意思。回头看看我和溜溜儿,得到我们同意之后,噗通跪倒阎伯伯面前,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嘴里喊着师父。
  “今儿,你可读过什么书,背来我听。”阎伯伯想考考儿子的文科。
  “父亲教我念过诗经,唐诗,宋词,还让我看各类名著。”溜溜儿教儿子这些吗。
  “好,你念一首《师说》给为师听听。”这是唐代韩愈的劝学的文章。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儿子一字不差的背出来,让我不得不佩服溜溜儿的遗传基因。
  “哥哥,我会背《出师表》。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云。”淼儿背出的这段,连我也背不完整,她们的大脑都是遗传的溜溜儿的吧,我惭愧。
  “好啦,好啦,起来吧!两个孩子我都很喜欢。可是,我不能两个都带走,我相信淼儿另有师缘。今儿,从今往后你我就是这世上最亲的人了。师父问你愿不愿意舍去这安逸日子,跟师父四处奔波。”他这是要带走孩子吗,我舍不得。又一回想,也罢,恶战在即,能够留住独孤家一点血脉未尝不可。如我们今次遭遇不测,有他也可燃起星星之火。
  “你确定这时候要带他离开?”老祖宗也觉得他有不趟这趟浑水的意思。
  “离开是要离开,不过老朋友来了总得打声招呼再走吧。”他呵呵一笑,指着老祖宗骂。
  “你这老东西,我就知道你的酒不是白喝的。原来是为了救你徒儿,还好我没吃亏,捡了一个练武奇才,第一次收徒,也是最后一个,原本以为我的绝学就此失传。如今看来,可以放心啦!”
  “你哪里肯吃亏,这不是好久不见,请你来撑撑场面。谁叫你脸大,别人只看你不看我。”老祖宗也是个心地极好的老者,知道这一次要对付的人不是什么善类。能够请来与之旗鼓相当的人物,也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毕竟是家族长辈,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家族血脉。
  “呵呵,来,徒儿,给为师满上。”阎伯伯这是有多喜欢彦今,短短时间内已经离不开,可我舍不得孩子。十年前练功本该与他们朝夕相对,却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现在拜了师又要随师父四处奔波,不在跟前,不忍。
  “老婆,孩子愿意去就让他去历练,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我们是为他好。好男儿志在四方,不是在父母身边痴长。”溜溜儿看着我的眼睛说。
  “可……。”我无力辩驳,这也是孩子的成长历程。
  “今儿,你过母亲这里。”我喊他过来问话。
  “今儿,母亲问你愿不愿意跟着师父去?但是,期间会吃很多苦,你怕不怕?”拉过孩子,淼儿也要和哥哥去。
  “母亲,我不怕吃苦,只要师父愿意教我技能,有朝一日我一定可以打败曾害过您的人,母亲请您放心!只是不放心淼儿妹妹。”儿子对妹妹就像他父亲对我一样的呵护有加。
  “淼儿有我呢,母亲和妈妈没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师父……。”
  “母亲,我要和哥哥一起去。”淼儿离不开这个处处维护她的哥哥。
  “不行,你要替哥哥在家陪着外公,母亲,父亲,妈妈,杨伯伯。”我的今儿小小年纪竟想得如此周到。
  “可是,淼儿想哥哥怎么办?”淼儿不依。
  “没事,哥哥会回来看你的,你要听母亲和妈妈的话,别一个人乱跑,知道吗?”小大人的谈话让我有生离死别的预感。
  “嗯,淼儿听哥哥的话,也听母亲的话,乖乖的在家等着哥哥回来看我。哥哥,我吃饱了,我们去玩吧。”淼儿还没有完全明白哥哥的意思。
  “师父,我可以再陪妹妹玩一会儿吗?”今儿的成熟让我惊讶,他已经开始征求师父的意见。
  “去吧。”阎伯伯挥手让他和淼儿去园子里玩。
  “灵儿,这下你满意了吧?还要听那些陈年旧事吗?”阎伯伯此刻真放开了。
  “要,我要听。”我两步跨到他旁边,老祖宗让我坐他边上听。
  “开始吧阎伯伯。”我就像一个听长辈讲故事的小姑娘,乖巧的坐着。
  “嗯,我算算应该是一甲子前的时候。那时我才十来岁,父王还在位,听说慧铳男爵家出生了一个男孩。据说这孩子出生时天降祥瑞,百鸟来拜,冰天雪地的天气忽然放晴,他家院里的百花一夜间齐放。其中有一盆外星球的贡品,是父王御赐给他们,极其珍贵的蝴蝶兰花。从没见过开花,竟也在那一夜怒放。你说神奇不神奇?”阎伯伯说到这里,举着酒杯和父亲饮一口。
  “我听说后,请父王带我去瞧那稀罕玩意。起初父王不肯去,后来拗不过我,御驾亲去。果不其然,那株蝴蝶兰植株从叶腋中抽出长长的花梗,叶上有美丽的淡银色斑驳,下面为紫色。花梗由叶腋中抽出,稍弯曲,长短不一,开花数朵至数百朵,形如蝴蝶,萼片长椭圆形,唇瓣先端三裂,花色靓丽异常。当日我就被迷住了,不肯回宫。父王命慧铳男爵将花移至宫中,待我欣赏后再送回。更奇的是那个初生的婴儿,也就是紫胤竟开口说话,说此花离府必败。没想到果真如他所言,出门不过两步,开的正盛的兰花,一瞬间全部凋零。有人说,是慧铳男爵不肯割爱,故意破坏花苗。此事传回宫里,父王很生气,就以抗旨治罪,免去爵位,削职为民。过了几年,父王薨逝,太子龙钥继位,不知怎的又恢复他们的男爵位。紫胤幼时时常被带进宫玩耍,那是因为他比平常的同龄孩子聪明很多。一岁已经会背《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丛书》多本,两岁会《文中子中说》,《子思子全书》,《新五代》。到了后来更是连《宋书》、《辽史》、《金史》、《元史》、《明史》、《清史稿》。还有四大名著:《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另外的《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还有三言二拍:《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醒世恒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等等都被他在十岁前一一读完,译成现代语言。修炼方面更是访尽天下名师,十二岁便已是长老级别,可是他越是聪明外露越是被人猜忌。就在他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给我下了无数次战书,我不喜与之作战四处游历不管世事。至于他从何时开始的狼子野心,我就不知道了。”没想到紫胤还真是一个城府极其深重的人,也许一直包藏着祸心,到了皇室后代凋零之时,獠牙显现,手握重兵一举拿下。
  “那他应该从小就有大地在我脚下的欲望,隐忍多年才爆发。”我还挺佩服这样的人物。
  “对,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溜溜儿听得那么气愤。
  “哎,不是英雄,不读三国,不怀野心,不会那么隐忍,所以他才是最大的阴谋家。”父亲也有感慨。
  “一个人的初心就是扭曲的,你还指望他可以为谁改过来。”阎伯伯说了一句总结他一生的话。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