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签约诗人陈金凤中篇小说 : 拐个将军到地球 第三十七章 迟来的婚礼

陈金凤 2020-7-2 09:07 原创 3860 10
      
早前杨兄就说初六是个好日子,宜嫁娶。起初以为这里的婚礼与我们地球相似,早早起床梳妆,打扮,穿嫁衣,可是溜溜儿告诉我仪式时间是傍晚。我有些不太适应,总觉得别别扭扭的。后来一想,也许这就是他们的习俗,入乡随俗,夜里就夜里吧。天边还有绚丽的云霞,父亲就催促我和球球穿上嫁衣。我问他溜溜儿不是说仪式是在晚上,他老人家说他肚里的酒虫爬出来,实在挡不住,他决定了马上开始。好吧,谁叫现在只有他一位高堂呢。原本我和球球决定穿相同的嫁衣,可是和球球商量了决定穿上不同颜色的嫁衣,为的是易于分辨,溜溜儿和杨兄穿着专门为他们定制的相同的礼服在那里等。安排两个孩子穿得像金童玉女似的为我们献花。之所以没有请外面的客人,是为我们的安全着想,一旦结界打开,就怕敌人会趁我不备采取突袭。
  这场婚礼的主题为一路相随,当我们在青春年华遇到自己的知心爱人,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如果可以甘苦与共一路繁花相送更是最最美的事。因此主题使用的布置套系就是明亮鲜艳的橘色和金色。这是在秋天,象征着开花结果和成熟收获,整个花园搭起的白色布幔与金色系灯光,照射出芷岚洲的金碧辉煌。间隔的插着从上而下的橘色布幔作为铺垫,搭配整个花园金色灯光和地面的华丽地毯,非常的亮堂。道两旁的花台下罗马式样座椅,银光闪闪的餐具,还有提供给大伙儿的自助食品。而另一处玻璃房的小座椅,后面的布幔也是以橘色打底,和金色的风格整体是保持一致的。整个摆设和铺垫以及餐具摆设都是球球她们三人负责,我只管陪着孩子们开心的玩。看着这类宫廷风格的布幔放置在中间的区域,给人的感觉真的好浪漫好唯美。
  当父亲挽着我和球球的手站在通往幸福的路口,全场的机器人客人都惊呆了,七嘴八舌的议论谁是谁。幸福的彼岸是两位英俊帅气的新郎,他们昂首阔步的大步向前迎接他们的新娘。在父亲将我的手交给溜溜儿之前,眼里闪动着泪光大声地问他:“尽管你们已经不是新婚夫妇,但是今天我却要正式将女儿交给你,无论贫穷,痛苦,疾病或是生死,你都会不离不弃吗?”
  “是,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同样饱含泪光的溜溜儿斩钉截铁的回答。
  “女儿,你是否能做到与你面前这个男人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父亲转头问我,我看到他眼里的泪光。
  “是,不离不弃,生死与共。”从出生之日被他送到地球到现在,他对我的不离不弃,我会用余生来陪伴。
  “好,父亲也同意!祝你们婚姻幸福。”他将我的手交给溜溜儿,拍拍:“为了母亲你们也要永远幸福。”我们点点头,紧紧的握着手。
  “杨雄,我们球球以后就交给你,希望往后的日子里你爱她,敬她,和睦相处,不离不弃!”父亲同样喜欢球球,在他眼里,球球也是他的女儿。
  “是,不离不弃。”杨兄诚意点头,眼尾很快的扫过我。
  “球球,希望你尽快习惯现在的模样,好好照顾杨雄,爱他,护他,不离不弃。”父亲祝福球球夫妇。
  “是,不离不弃!长老,我们都住在芷岚洲吧,这样我既可以照顾他,也可以照顾姐姐和孩子们,夫人交代的任务是守护姐姐。”球球还是傻傻要照顾大家,不过没有她我还真不习惯。
  “呵呵,球球,你都嫁给他了,当然去他家住。不过,如果你老公愿意,芷岚洲的大门永远向你们开启。”父亲也愿意接纳他们婚后住这里,这样他可以一举两得。
  “还不知杨兄愿不愿意?”溜溜儿握着我的手问他。
  “愿意,愿意,只要你们不嫌弃我邋遢,我当然愿意。”其实,彼此都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早就成了一家人,住在一起是很好的,球球也不为难。
  “靖瑶,我们的女儿灵儿,球球结婚了,希望你也高兴。各位嘉宾,你们都祝福他们幸福吧!礼成!新郎,你们可以牵着新娘奔幸福去。”父亲当着客人们宣布礼成,客人们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满院子的温暖花香,让我们未曾饮酒已然陶醉。溜溜儿手指正前方一处亮点:“看,那是什么?”
  “什么?”大家紧张的全部集中精力看着那个亮点,糟糕不会有敌情吧,这个节骨眼上若真来了就真的太让人气愤。
  ‘嘘,嘣’一个色彩缤纷的硕大烟花绽放,如一声惊雷炸破苍穹。留在深蓝色天空上的四个绚丽的字“一路相随!”
  “哇,好浪漫!”紧接着第二个嘘嘘声,烟花再绽开,不一样的烟火,留下的“不离不弃”四个字。孩子们明媚的笑脸笑嘻嘻的给我们送来捧花。淼儿问我母亲和妈妈都是新娘吗,我回答是,母亲嫁给父亲,妈妈嫁给爸爸。淼儿说他也要嫁给哥哥,童言无忌,我们揽着一双儿女甜蜜相拥。终于知道这段时间他神秘兮兮做的什么事,原来是因为我在地球时曾说过喜欢烟花,但是不喜欢它的美丽太短暂,反而喜欢白天的太阳,浓烈长久。
  “如果我是夜色里绽放的烟火,请你做那个仰望的人,因为那一瞬太短,怕你来不及抬头我们已经错过;
  如果我是夜空里那颗最不起眼的微尘,请你一定用高倍望远镜找到我,因为太渺小,怕你被看花眼将别人认做我;
  如果你为我种一颗烟花的希望,那么我希望是长长久久的承诺,因为我怕还没有牵你的手我们已成陌路;
  如果你是最亮的那颗星,我情愿在你的光芒下隐晦,因为有你的指引我们的未来才不会迷茫。”这是我曾写给他的《烟花烫》。此时,在我耳边低声吟唱。彦今说他也会背这首诗,因为是母亲写的。我问他是怎么知道,他回答我听到父亲每天都要念几遍,他早已熟记于心。我们一如既往的深情凝视:“我爱你灵儿,直到生命终结。”
  “我爱你溜溜儿,生命不息爱不灭。”
  球球和杨兄是新婚,比较生疏,坐在一旁局促到手脚也不知道放哪里。我和溜溜儿让孩子们去找外公和花儿机器人玩去,球球和杨兄这对新婚夫妇还需要我们的引导。
  “杨兄怎么那么拘谨,球球过来我们喝几杯。”我手里拿着一瓶已经打开的大拉菲古堡干红葡萄酒,杨兄立即站起来接过去。拿起桌边的酒杯倒了四杯,逐一递到我们手里。
  “来吧,新婚快乐!”他碰了杯,自顾自的喝下一口,我们只浅浅的浅尝辄止。
  “嗯,这是好酒!灵儿这酒哪里来的。”不愧为酒仙,一品皆知其精髓。
  “怎么,除了酒就不知道其他的了?”对他挤眉弄眼的。
  “呃,还真说对了,只有这酒我了解。”他还大言不惭。
  “咝,你这人,怎么就是不开窍。”我夺过他的酒瓶,不许他再倒。
  “哎呀,灵儿,你说归说,酒就赏我吧。”真赖皮,我偏不给。
  “你给我过来。”我拽着他旁边走了几步,压低声音埋怨他:“你怎么那么不开窍,现在球球已经是你老婆,怎么关系反而比以前尴尬,板着脸话也不说一句。”
  “这,这以前是朋友,相互间又没什么顾忌,可这一变成夫妻,我还真得认怂。”他堂堂一个大英雄连死都无惧,现在给我认怂,还真稀奇。
  “有那麽难吗?还像平时似的不就好了嘛,你怎么就那么点出息,还做我哥呢。”我态度强硬不容他辩驳。
  “哎,好吧,豁出我这老脸,我去!”对了嘛,不就是和老婆开口,有那麽难以启齿吗?他抢过我手里的酒瓶,举着酒杯朝球球和溜溜儿去了。我对溜溜儿招招手,他明白我的意思,捂着嘴乐。趁他俩交谈,我们偷偷溜开找父亲和孩子们去了。
  这一夜星光灿烂,这一场完美婚礼,是我梦寐以求的。我们都沉浸在喜悦里,陶醉在温柔乡。H星的母亲没有看到我们幸福,正备受敌人的算计。
        芷岚洲的伙伴们还沉浸在昨天的喜悦里,来自H星的威胁已经靠近。这一次纠结了更多反对者来势汹汹,势必要铲平我们芷岚洲这一群“逆天之徒”。
  我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妨碍到了谁,非要诛之而后快。也许是触及某些高层的利益,打着最高权利者随口说过我不合规制拿来当旗子,阳奉阴违的做着损人利己的勾当。殊不知这是最高权利者的制衡之策,让几大家族互相倾轧争夺,自己手里却牢牢掌握整个H星的兵权,做那只捕螳螂的黄雀。几大家越是闹得厉害越是巩固他的势力,对他越是有利。这三十多年来母亲待在H星,表面上是十八夫人,集权利与荣宠一身,其实她只是为了我能活命充当的人质。
  这时候我才知道全世界最坏的并不是樱木家,而是那个高高在上,自私隐晦的幕后推手紫胤男爵。既用我限制母亲的自由,又操控樱木家的屡次加害,不但害我身不如死,又一次次让我逃过死劫,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玩所谓的猫鼠游戏。
  所以,我发誓一定要与他来个决一死战,救母亲于水火。可是,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与他决斗无异于以卵击石,我们该如何与之抗衡?
  杨兄设在结界外的兄弟来报,疑有一批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打探芷岚洲的消息。三个男人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不让我和球球参加,他们说打仗是男人的事,女人负责守好后方带好孩子就OK啦。可我与其他女人不同,虽不善战但却有一颗不顾一切的雄心,犯我疆域者,虽远必诛!
  客厅里孩子们似乎有了某种预感,没有像平日一般大声的喧闹,球球依然不慌不忙的准备她的餐桌,我在书房思索着如何提升念力。脖子上的噬心石又有了动静,闪着火红的光,难道这次真的是我们独孤家的终结之战?不成功便成仁,我默念着口诀,是老祖宗回来了。
  “丫头,好久不见,结婚也不请我这独孤家的老人家喝一杯。”他一见到我就调侃上。
  “谁知道您老扔下我哪里去逍遥了!”我反唇相讥。
  “喳,喳,没良心的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不至于被斩尽杀绝,跑去搬救兵去了。”
  “救兵在哪里,怎么没有见到?”我跑到窗前往外看,希望看到天兵天将。
  “看什么,你以为我请的天兵啊!”老祖宗也幽默。
  “你请得起天兵?我看就你一个糟老头子,谁也不会听你指挥。”我咬牙尽力忍着心里的担心与不安,让自己不要太敏感。
  “天兵也没有多大用,我们要的是出其不意。”天兵都是紫胤的人。
  “怎么个出其不意?”我对他的话挺感兴趣。
  “呵呵,献上你的鲜血,让我出来。这一次我给你们请来一个人,让他布一个局,也许还有些胜算。不过,要对付那个什么男爵就要看那个人愿意否。”老祖宗在说谁。
  “好!”我手指捻起念力,轻轻一点指尖,鲜红的血液快速的弹出手指,溅在噬心石上。“呼”的一响,老祖宗脱离噬心石出来,身后站着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者。难道他们都藏在噬心石里。
  “丫头片子,脑袋又在想什么,他是阎氽。”他是谁,这个名字似乎听谁提过。
  “老祖宗他是谁,我好像听谁提到过,但又想不起来。”真是越想越想不起来。
  “他是H星的公爵王。”那位伯伯脸上始终挂着淡定的微笑。
  “公爵王?是念力和紫胤男爵不相上下的大人物。”我想起来,他就是溜溜儿说的那个人。
  “独孤老家伙,这可是你的家务事,怎么还扯上我?你不是要请我喝你玄孙女的喜酒吗?”感情公爵王是被老祖宗匡来的。
  “阎爵王您请上座,晚辈就是青灵。请二位前辈稍等,晚辈这就去拿酒。”我一阵风似的出了门,往父亲的酒窖去。路上遇到孩儿们,让他们通知后花园的三位有贵客到,书房议事。孩子们撒着欢的跑去通知父亲他们,我也迅速冲进酒窖,搬出父亲最宝贝的限量版艾雷岛威士忌,赖茅酒,钻石味”香槟,鲁索巴尔特,还有八二年的拉菲, 马爹利Martell。我对酒没什么研究,只要包装好看的,全都搬上餐车,让机器人推着往书房去。
  还未进去,就听到房间里父亲的夸张声音:“听靖瑶提到过老祖宗,当时我还说她在做白日梦,没想到您老还真活着。阎爵爷更是位传奇人物,晚辈今日有幸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幸会!”那位公爵王极少开口说话,也许大人物都喜欢这般深不可测的表情。
  “什么老天开眼,我在不老泉结界里与老祖宗待了十年,他可是天天逼我修炼,差点把我逼疯!”我推着餐车进去,让机器人请球球送下酒菜到书房。
  “是吗?哦,短短十年你的念力提升如此之快,原来是拜老祖宗所赐,这就不稀奇了。”父亲一直弄不明白我的念力深不可测的原因,现在终于揭晓答案,他才恍然大悟。
  “是的,解十年前之困也是老祖宗做的。”我笑嘻嘻的捧着父亲珍藏的酒递给老祖宗。
  “哎呀,真是女大不中留唷!看看,父亲就这点私藏也被她拿出来卖弄了,哎!”父亲心疼他的酒,又不好在客人面前发作,只有数落我。
  “哈哈,你小子竟藏着这等好酒。咦,这瓶原来被你顺走了?”老祖宗指着鲁索巴尔特。
  “这,哪里是顺来的,是有人孝敬我的。罢了,今儿就陪爵爷和老祖宗开怀畅饮。”这个节骨眼上父亲不便再吝啬。
  “好,阎老弟我们来个煮酒论英雄,指点江山如何?”老祖宗是怎么遇到这个据说消失了很久的高人,我真的很想八卦一下。偷偷打量他,虽气质冷漠,却有一副王者之态,面容俊朗,年轻时一定是一个美男子。我的溜溜儿到了这个年纪一定也是这般好看。盯着他想着自己的心事,估计眼神又痴了。溜溜儿本是站在书架旁,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来,拐拐我的手臂,低声细语:“想什么,又发呆?”
  “没有,只是有些走神了。”我为溜溜儿看出我的失态微微脸红。
  论技能,论颜值,论学识,论才华这五个男人都算是人中龙凤。他们为了实现我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一个团圆的梦想,集中到芷岚洲来。我觉得,我才是这场较量的赢家,有家人的爱,有朋友的情,也有忠心的战士。
  “灵儿,去准备一些下酒菜。”父亲这是要将我支开,我不笨。想要告诉他已经吩咐下去,但是,父亲总有他的原因,那就顺着他的意思吧。
  “是,这就去!公爵王,老祖宗,各位灵儿下去了。”我退出房间,球球已经将饭菜送到客厅。她见我出来,认为是来催吃食的,我摇摇头,让她再等等。
  “姐姐,他们再说什么,是些什么客人?”球球这妞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八卦。
  “这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我们这边有一个可以对付紫胤的人了。”我喜滋滋的告诉她。
  “谁,这么厉害哟!可以战胜爵爷的人几乎没有,该不会是战神阎氽吧?”球球还是知道些八卦消息。
  “战神阎氽!他不是公爵王吗?”我的好奇心被她撩拨到极点。
  “对呀,他就是公爵王阎氽,号称战神,他的怒月旋风斩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绝学,一旦使出来没人可以幸免,就是紫胤男爵也忌惮几分。”有那么厉害吗,球球说得让我好羡慕。
  “呃,你见过他使用那个什么斩吗?你怎么知道他厉害。”我也想见到。
  “这可不好看,据说见过他使用该技能的人都尸骨无存,之后有好事者再去战场才发现那地寸草不生。”球球说得那么玄乎,更让我期待。我要让他收我为徒,一定要学会他的怒月旋风斩!
  隔了约半小时,我让球球敲门送菜,自己也跟进屋,支起耳朵想听他们谈论的是什么。可是房间里的男人们各个表情凝重,反而让我放不下心来。
  “这气氛怎么了?”我拉拉溜溜儿的衣角腹语问。
  “没事,我们在排兵布阵上有一些歧义,老婆,麻烦你再去取些酒来。”溜溜儿看着我的眼睛。
  我点点头随球球出去拿酒过来,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商量出一个完美的作战计划。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