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立即签约!

情感故事:又是一年清明雨上

陈金凤 2020-6-20 09:27 原创 241 13
      
十五年的时间,让人从青年变为中年,眼角渐起的皱纹,沉淀了岁月的痕迹。痛苦的过往会被遗忘,只有对妈妈的怀念日渐加深。
     05年新春前夕搬新家,儿子两岁半。同年五月爱跳舞的她忽然间消瘦得厉害,我笑广场舞适合她,减肥效果真好,她在我没心没肺的话语里沉默了。这段时间,在自以为是的感情牵扯里,丝毫没觉察她的变化,只听她唠叨说感冒心慌。我头也不抬的回答,感冒了就去小杨诊所看看,估计是跳舞后脱了衣服凉了后背。她喃喃自语,兴许吧。 爸爸也说她是重感冒,输两天液就好了。坚强乐观的她没有辩驳,默默的点头,明天就去小杨诊所。可连续输了3天液,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直至爸爸拿出她的腹部B超和CT样片,告诉我她得了胰腺癌,已经是中晚期。我才痛恨自己的自私,后悔没及时给她关心。所有与她的不愉快,瞬间化为乌有。
      病人都存着侥幸心理,只要医生没直接判死刑,就认为花钱可以治好。爸爸说肿瘤医院的赵伯伯建议她做放疗化疗,只需费用3万左右。不过,治疗时间长,对身体有一定损伤。但疗程结束后,可多活两三年。妈妈心疼治疗费,问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赵伯伯回答可以用中药,但效果极慢,人也痛苦,存活率也大大打了折扣。
      那段时间她的病还没那么重,成天闹着爸爸带她各家串门。爸爸拗不过,只好辞去喜欢的返聘工作,回来照顾她。儿子还小交给大伯,我继续悠闲自在的上班,下班,与朋友玩耍。
       她见了所有的朋友,交代外婆自己很忙,没时间再去看她。往后三个月终于倒床,吃喝拉撒全靠爸爸服侍。她的脾气一直不太好,如今病了更加刁钻。爸爸背地里给我抱怨,我不再出去玩,下班后直接回家。换下爸爸,让他出去透透气,由我陪着妈妈说话。有时候,她故意撒娇要吃这吃那,我嘴里答应给她买,可不能给她吃,因为她只能吃流食。
       有一次,下班回家买了几个鸭掌,她吵着要吃,说爸爸虐待不给肉吃。我笑出眼泪,心里却难受,说爸爸哪里不给吃,是因为她不可以吃。戴好手套,拿着鸭掌,递到她嘴边。她两只手抱着我的手,贪婪的,拼命地吮吸。我忍着泪问她好不好吃,她像个孩子似的点头,说还是女儿好,陈老头不好。她爱听那首《天使的翅膀》,每时每刻单曲回放。儿子也会随着乐曲手舞足蹈,这时候是她最后最快乐的时光。
       自记事起,妈妈在家里总是叫老爸陈老头,我纠正她爸爸又不老,老头都是白头发的男人。妈妈笑着说,你爸就是老头。我不开心妈妈这么说,在我心里帅帅的爸爸永远不会老。
     他们做了三十多年的夫妻,也曾吵闹过,甚至提到离婚,大多时候是为了我。我喜欢爸爸,对妈妈是惧怕和抗拒的,到了青春期更叛逆。成年后按照她指的路工作,结婚,生子,过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静生活。后来,我和孩子爸感情出了问题。我抱怨,恨她,骂她,如果不是因为她,绝不会和孩子爸结婚。说实在的,当年的我并没打算和他在一起,皆因为妈妈的坚持。
       那时,孩子爸在深圳他小姨那里工作,对我和孩子极不上心。原本两人相处的时间就短,天各一方更加增添了矛盾。妈妈病后让他回来看看,他的一句“人还没死回来做什么”让我寒透了心,决定与他从此陌路。没有告诉妈妈他的话,只说有女儿和孙子呢,牵挂别人做什么。妈妈不再问,她读懂我的意思,安慰我别生气。
      再往后的时间,她的病越来越严重。爸爸出去散步,我得抱妈妈去卫生间。我俩体重差不多,虽然她只剩一把骨头和干瘪的皮肤,但我我臂力不够,咬碎牙齿抱她上马桶,又咬破嘴角把她抱回床上。她心疼的想伸手给我擦去血渍,可没有力气举起手来。眼泪汪汪的说苦了丫头。我摇摇头说我的力气大,不怕。那以后,妈妈不许爸爸再离开她半步,我知道她担心我应付不来。
     妈妈的生日快到了,她说楼下有人请她吃席,还说备了鸭子汤。我纳闷问爸爸,爸爸说她已经病糊涂了。关于鸭子汤宴席,她对我讲了很多次,还说窗台上的鸟儿是来接她去天堂的。她去天堂还得坐火车,很高级那种,那里全是鲜花。
     爸爸听了她的话,知道时间不多了,让我有心里准备。我不信,哭肿了眼睛,她问我在家为啥戴墨镜,我告诉她这是时尚。
      走的那天恰好是周末,也是她的生日,和她说好中午回来给她买蛋糕。刚到公司,家里电话来了,说她已经不行了,坚持要等我回家,才咽下最后一口气。当我不顾一切的跑回家,握着她的手,从微暖渐渐冰冷,撕心裂肺的呼喊妈妈,原谅过往里对她的恨,她含笑着安详的去了,留给亲人最深最切的痛。
      十五年后,儿子长大了。问他还记不记得外婆,记不记得那首歌,他低头哽咽说不记得了。罢了,心里的故事就留在不愿提及的地方,用来怀念吧。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勿忘最后短暂又温馨的时刻。她说她去了天堂,愿天堂没有病痛,到处开满鲜花。
责任编辑:陈金凤

  
笔若诗歌网免责声明及提醒
1.内容和图片属作者个人意见,与网站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作者投稿或授权发表,该作者与本站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作者和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文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编辑部有权不事先通知作者而删除本文;
7.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为免费发表,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也无稿费,如有人向其作者收费发表或代投稿,均为虚假、欺骗,请大家特别注意!
1、已经在笔若诗歌网成功发表的作品,笔若诗歌网有权将作品通过其他形式或在其他平台进行转播宣传。(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印刷等,在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其他网站平台笔若诗歌网专题\专栏等)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完全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关于诗歌朗诵展播:若该作品入选后被朗诵,事先不给予通知作者,朗诵结束成功上线后相关工作人员会将链接发到签约诗人群里。为保证朗诵效果,主播在朗诵时有权对诗歌作品进行小幅度调整,并不给予通知。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扫一扫立即关注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原创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 增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和传播民族文化、文学、艺术、诗歌为己任,竭力打造中华文化品牌,释放文学正能量,推动全国网络文学和诗歌事业蓬勃发展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特别声明
网站合作
广告合作
出版合作
其他合作

扫描关注微信平台

扫描立即联系我们

扫描立即申请签约

申请签约| 关于网站| 联系网站|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 关于我们| 笔若诗歌网| 笔若诗歌网-笔若诗词网-笔若原创诗歌网  
联系微信:brsgw-201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黔)字第00187号 域名证书:国际顶级域名证书 邮箱:brsgw@163.com ICP备案号: ( 黔ICP备20001487-1号 )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53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